你,不是我的手機(H)

第一次的通話

類別:都市言情 作者:黯百合 本章:第一次的通話

請收藏本站域名:http://www.bzponfs.cn 防止遺忘,或在百度搜索“一起看書網”,謝謝大家捧場!


    后幾日,旻研也沒有在學校找千帆,千帆雖然感到放心,卻常常聽到一些難聽的言論:

    「看來是被旻研拋棄了。」

    「我就說嘛,林千帆怎么會有吸引到旻研的地方!」

    「哈哈哈,你們也太壞了吧,人家就坐在前面呢!」

    正在討論千帆的人就坐在她后方,原因很簡單,就是想嘲諷她,畢竟在前幾天旻研都會悄悄的走來千帆他們的教室外,就算千帆沒注意到,其他人也發現了,但這幾天旻研又不來了。

    而旻研雙眼都是注視著千帆。

    這叫其他喜歡旻研的人不忌妒?

    就因為如此,千帆依舊受到其他人嘲諷,只不過不像前幾日那摩偏激了,雖然這樣確實比較好一些,千帆心中隱約還是受不了的。

    但這又有什么辦法。千帆低垂著眉眼,聽著那些話,直到老師進來教室后其他同學才閉上嘴,但她們還是會私下嘲笑著。

    千帆多希望現在能聽不到這些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嘟嘟嘟......

    電話很快地被接起,千帆咬著唇說不出話,等待著對方的回應。

    「喂......」沒有很久,對方就開口了。

    那是屬于旻研的聲音,低啞又成熟,雖然他們現在只能透過電話,千帆卻覺得他就在她耳旁說話,千帆抿著唇笑了笑。

    「喂......」旻研問:「在嗎?」

    千帆低笑了兩聲:「嗯,在呢,不然怎么會打給你。」

    「我怕你夢游。」旻研的口氣有些笑意,「但看來應該是沒有。」

    「你少胡說了......」

    她們兩人自從那天之后,天天都會打著電話聊天,旻研也推薦她一個軟體可以免費通話,在千帆下載之后兩人掛著電話的時間就更長了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這樣的通話方式已經將近一個月。

    旻研有時會教她一些學業上的事情,有時說起最近的事情,但卻沒有問過千帆目前的情況,應該說他也沒看到吧;千帆思考著,為什么旻研不主動問,又想想自己也不是旻研重要的人,也不必那么關心吧。

    但她不知道,旻研一直在私下凝視著她在學校的情況。

    她因為他被同學嘲諷,所以才想要這樣慢慢地了解她,畢竟現在才真正認識她第一個月,自己也不想太急。

    之前父親對他說的,對女人要有耐心,尤其是自己的愛人,太急或許她們不會相信自己,說完之后父親就被母親打了好幾下,但即使如此他們夫妻的感情還是很好,事后母親又跟他說要好好照顧自己的愛人,也要互相信任。

    但旻研確實很擔心千帆的事情,旻研又開口:「最近功課有什么不會的地方嗎?」

    「沒有,謝謝旻研的教導。」此時的千帆坐在床角,最近因為旻研的教導,讓她最近的作業輕松完成。

    「別那么客氣。」

    「這怎么可以......」千帆低下頭。

    旻研垂下眼,猶豫了一下......

    「千帆,你是不是有事瞞著我?」      后幾日,旻研也沒有在學校找千帆,千帆雖然感到放心,卻常常聽到一些難聽的言論:

    「看來是被旻研拋棄了。」

    「我就說嘛,林千帆怎么會有吸引到旻研的地方!」

    「哈哈哈,你們也太壞了吧,人家就坐在前面呢!」

    正在討論千帆的人就坐在她后方,原因很簡單,就是想嘲諷她,畢竟在前幾天旻研都會悄悄的走來千帆他們的教室外,就算千帆沒注意到,其他人也發現了,但這幾天旻研又不來了。

    而旻研雙眼都是注視著千帆。

    這叫其他喜歡旻研的人不忌妒?

    就因為如此,千帆依舊受到其他人嘲諷,只不過不像前幾日那摩偏激了,雖然這樣確實比較好一些,千帆心中隱約還是受不了的。

    但這又有什么辦法。千帆低垂著眉眼,聽著那些話,直到老師進來教室后其他同學才閉上嘴,但她們還是會私下嘲笑著。

    千帆多希望現在能聽不到這些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嘟嘟嘟......

    電話很快地被接起,千帆咬著唇說不出話,等待著對方的回應。

    「喂......」沒有很久,對方就開口了。

    那是屬于旻研的聲音,低啞又成熟,雖然他們現在只能透過電話,千帆卻覺得他就在她耳旁說話,千帆抿著唇笑了笑。

    「喂......」旻研問:「在嗎?」

    千帆低笑了兩聲:「嗯,在呢,不然怎么會打給你。」

    「我怕你夢游。」旻研的口氣有些笑意,「但看來應該是沒有。」

    「你少胡說了......」

    她們兩人自從那天之后,天天都會打著電話聊天,旻研也推薦她一個軟體可以免費通話,在千帆下載之后兩人掛著電話的時間就更長了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這樣的通話方式已經將近一個月。

    旻研有時會教她一些學業上的事情,有時說起最近的事情,但卻沒有問過千帆目前的情況,應該說他也沒看到吧;千帆思考著,為什么旻研不主動問,又想想自己也不是旻研重要的人,也不必那么關心吧。

    但她不知道,旻研一直在私下凝視著她在學校的情況。

    她因為他被同學嘲諷,所以才想要這樣慢慢地了解她,畢竟現在才真正認識她第一個月,自己也不想太急。

    之前父親對他說的,對女人要有耐心,尤其是自己的愛人,太急或許她們不會相信自己,說完之后父親就被母親打了好幾下,但即使如此他們夫妻的感情還是很好,事后母親又跟他說要好好照顧自己的愛人,也要互相信任。

    但旻研確實很擔心千帆的事情,旻研又開口:「最近功課有什么不會的地方嗎?」

    「沒有,謝謝旻研的教導。」此時的千帆坐在床角,最近因為旻研的教導,讓她最近的作業輕松完成。

    「別那么客氣。」

    「這怎么可以......」千帆低下頭。

    旻研垂下眼,猶豫了一下......

    「千帆,你是不是有事瞞著我?」      后幾日,旻研也沒有在學校找千帆,千帆雖然感到放心,卻常常聽到一些難聽的言論:

    「看來是被旻研拋棄了。」

    「我就說嘛,林千帆怎么會有吸引到旻研的地方!」

    「哈哈哈,你們也太壞了吧,人家就坐在前面呢!」

    正在討論千帆的人就坐在她后方,原因很簡單,就是想嘲諷她,畢竟在前幾天旻研都會悄悄的走來千帆他們的教室外,就算千帆沒注意到,其他人也發現了,但這幾天旻研又不來了。

    而旻研雙眼都是注視著千帆。

    這叫其他喜歡旻研的人不忌妒?

    就因為如此,千帆依舊受到其他人嘲諷,只不過不像前幾日那摩偏激了,雖然這樣確實比較好一些,千帆心中隱約還是受不了的。

    但這又有什么辦法。千帆低垂著眉眼,聽著那些話,直到老師進來教室后其他同學才閉上嘴,但她們還是會私下嘲笑著。

    千帆多希望現在能聽不到這些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嘟嘟嘟......

    電話很快地被接起,千帆咬著唇說不出話,等待著對方的回應。

    「喂......」沒有很久,對方就開口了。

    那是屬于旻研的聲音,低啞又成熟,雖然他們現在只能透過電話,千帆卻覺得他就在她耳旁說話,千帆抿著唇笑了笑。

    「喂......」旻研問:「在嗎?」

    千帆低笑了兩聲:「嗯,在呢,不然怎么會打給你。」

    「我怕你夢游。」旻研的口氣有些笑意,「但看來應該是沒有。」

    「你少胡說了......」

    她們兩人自從那天之后,天天都會打著電話聊天,旻研也推薦她一個軟體可以免費通話,在千帆下載之后兩人掛著電話的時間就更長了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這樣的通話方式已經將近一個月。

    旻研有時會教她一些學業上的事情,有時說起最近的事情,但卻沒有問過千帆目前的情況,應該說他也沒看到吧;千帆思考著,為什么旻研不主動問,又想想自己也不是旻研重要的人,也不必那么關心吧。

    但她不知道,旻研一直在私下凝視著她在學校的情況。

    她因為他被同學嘲諷,所以才想要這樣慢慢地了解她,畢竟現在才真正認識她第一個月,自己也不想太急。

    之前父親對他說的,對女人要有耐心,尤其是自己的愛人,太急或許她們不會相信自己,說完之后父親就被母親打了好幾下,但即使如此他們夫妻的感情還是很好,事后母親又跟他說要好好照顧自己的愛人,也要互相信任。

    但旻研確實很擔心千帆的事情,旻研又開口:「最近功課有什么不會的地方嗎?」

    「沒有,謝謝旻研的教導。」此時的千帆坐在床角,最近因為旻研的教導,讓她最近的作業輕松完成。

    「別那么客氣。」

    「這怎么可以......」千帆低下頭。

    旻研垂下眼,猶豫了一下......

    「千帆,你是不是有事瞞著我?」      后幾日,旻研也沒有在學校找千帆,千帆雖然感到放心,卻常常聽到一些難聽的言論:

    「看來是被旻研拋棄了。」

    「我就說嘛,林千帆怎么會有吸引到旻研的地方!」

    「哈哈哈,你們也太壞了吧,人家就坐在前面呢!」

    正在討論千帆的人就坐在她后方,原因很簡單,就是想嘲諷她,畢竟在前幾天旻研都會悄悄的走來千帆他們的教室外,就算千帆沒注意到,其他人也發現了,但這幾天旻研又不來了。

    而旻研雙眼都是注視著千帆。

    這叫其他喜歡旻研的人不忌妒?

    就因為如此,千帆依舊受到其他人嘲諷,只不過不像前幾日那摩偏激了,雖然這樣確實比較好一些,千帆心中隱約還是受不了的。

    但這又有什么辦法。千帆低垂著眉眼,聽著那些話,直到老師進來教室后其他同學才閉上嘴,但她們還是會私下嘲笑著。

    千帆多希望現在能聽不到這些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嘟嘟嘟......

    電話很快地被接起,千帆咬著唇說不出話,等待著對方的回應。

    「喂......」沒有很久,對方就開口了。

    那是屬于旻研的聲音,低啞又成熟,雖然他們現在只能透過電話,千帆卻覺得他就在她耳旁說話,千帆抿著唇笑了笑。

    「喂......」旻研問:「在嗎?」

    千帆低笑了兩聲:「嗯,在呢,不然怎么會打給你。」

    「我怕你夢游。」旻研的口氣有些笑意,「但看來應該是沒有。」

    「你少胡說了......」

    她們兩人自從那天之后,天天都會打著電話聊天,旻研也推薦她一個軟體可以免費通話,在千帆下載之后兩人掛著電話的時間就更長了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這樣的通話方式已經將近一個月。

    旻研有時會教她一些學業上的事情,有時說起最近的事情,但卻沒有問過千帆目前的情況,應該說他也沒看到吧;千帆思考著,為什么旻研不主動問,又想想自己也不是旻研重要的人,也不必那么關心吧。

    但她不知道,旻研一直在私下凝視著她在學校的情況。

    她因為他被同學嘲諷,所以才想要這樣慢慢地了解她,畢竟現在才真正認識她第一個月,自己也不想太急。

    之前父親對他說的,對女人要有耐心,尤其是自己的愛人,太急或許她們不會相信自己,說完之后父親就被母親打了好幾下,但即使如此他們夫妻的感情還是很好,事后母親又跟他說要好好照顧自己的愛人,也要互相信任。

    但旻研確實很擔心千帆的事情,旻研又開口:「最近功課有什么不會的地方嗎?」

    「沒有,謝謝旻研的教導。」此時的千帆坐在床角,最近因為旻研的教導,讓她最近的作業輕松完成。

    「別那么客氣。」

    「這怎么可以......」千帆低下頭。

    旻研垂下眼,猶豫了一下......

    「千帆,你是不是有事瞞著我?」      后幾日,旻研也沒有在學校找千帆,千帆雖然感到放心,卻常常聽到一些難聽的言論:

    「看來是被旻研拋棄了。」

    「我就說嘛,林千帆怎么會有吸引到旻研的地方!」

    「哈哈哈,你們也太壞了吧,人家就坐在前面呢!」

    正在討論千帆的人就坐在她后方,原因很簡單,就是想嘲諷她,畢竟在前幾天旻研都會悄悄的走來千帆他們的教室外,就算千帆沒注意到,其他人也發現了,但這幾天旻研又不來了。

    而旻研雙眼都是注視著千帆。

    這叫其他喜歡旻研的人不忌妒?

    就因為如此,千帆依舊受到其他人嘲諷,只不過不像前幾日那摩偏激了,雖然這樣確實比較好一些,千帆心中隱約還是受不了的。

    但這又有什么辦法。千帆低垂著眉眼,聽著那些話,直到老師進來教室后其他同學才閉上嘴,但她們還是會私下嘲笑著。

    千帆多希望現在能聽不到這些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嘟嘟嘟......

    電話很快地被接起,千帆咬著唇說不出話,等待著對方的回應。

    「喂......」沒有很久,對方就開口了。

    那是屬于旻研的聲音,低啞又成熟,雖然他們現在只能透過電話,千帆卻覺得他就在她耳旁說話,千帆抿著唇笑了笑。

    「喂......」旻研問:「在嗎?」

    千帆低笑了兩聲:「嗯,在呢,不然怎么會打給你。」

    「我怕你夢游。」旻研的口氣有些笑意,「但看來應該是沒有。」

    「你少胡說了......」

    她們兩人自從那天之后,天天都會打著電話聊天,旻研也推薦她一個軟體可以免費通話,在千帆下載之后兩人掛著電話的時間就更長了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這樣的通話方式已經將近一個月。

    旻研有時會教她一些學業上的事情,有時說起最近的事情,但卻沒有問過千帆目前的情況,應該說他也沒看到吧;千帆思考著,為什么旻研不主動問,又想想自己也不是旻研重要的人,也不必那么關心吧。

    但她不知道,旻研一直在私下凝視著她在學校的情況。

    她因為他被同學嘲諷,所以才想要這樣慢慢地了解她,畢竟現在才真正認識她第一個月,自己也不想太急。

    之前父親對他說的,對女人要有耐心,尤其是自己的愛人,太急或許她們不會相信自己,說完之后父親就被母親打了好幾下,但即使如此他們夫妻的感情還是很好,事后母親又跟他說要好好照顧自己的愛人,也要互相信任。

    但旻研確實很擔心千帆的事情,旻研又開口:「最近功課有什么不會的地方嗎?」

    「沒有,謝謝旻研的教導。」此時的千帆坐在床角,最近因為旻研的教導,讓她最近的作業輕松完成。

    「別那么客氣。」

    「這怎么可以......」千帆低下頭。

    旻研垂下眼,猶豫了一下......

    「千帆,你是不是有事瞞著我?」      后幾日,旻研也沒有在學校找千帆,千帆雖然感到放心,卻常常聽到一些難聽的言論:

    「看來是被旻研拋棄了。」

    「我就說嘛,林千帆怎么會有吸引到旻研的地方!」

    「哈哈哈,你們也太壞了吧,人家就坐在前面呢!」

    正在討論千帆的人就坐在她后方,原因很簡單,就是想嘲諷她,畢竟在前幾天旻研都會悄悄的走來千帆他們的教室外,就算千帆沒注意到,其他人也發現了,但這幾天旻研又不來了。

    而旻研雙眼都是注視著千帆。

    這叫其他喜歡旻研的人不忌妒?

    就因為如此,千帆依舊受到其他人嘲諷,只不過不像前幾日那摩偏激了,雖然這樣確實比較好一些,千帆心中隱約還是受不了的。

    但這又有什么辦法。千帆低垂著眉眼,聽著那些話,直到老師進來教室后其他同學才閉上嘴,但她們還是會私下嘲笑著。

    千帆多希望現在能聽不到這些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嘟嘟嘟......

    電話很快地被接起,千帆咬著唇說不出話,等待著對方的回應。

    「喂......」沒有很久,對方就開口了。

    那是屬于旻研的聲音,低啞又成熟,雖然他們現在只能透過電話,千帆卻覺得他就在她耳旁說話,千帆抿著唇笑了笑。

    「喂......」旻研問:「在嗎?」

    千帆低笑了兩聲:「嗯,在呢,不然怎么會打給你。」

    「我怕你夢游。」旻研的口氣有些笑意,「但看來應該是沒有。」

    「你少胡說了......」

    她們兩人自從那天之后,天天都會打著電話聊天,旻研也推薦她一個軟體可以免費通話,在千帆下載之后兩人掛著電話的時間就更長了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這樣的通話方式已經將近一個月。

    旻研有時會教她一些學業上的事情,有時說起最近的事情,但卻沒有問過千帆目前的情況,應該說他也沒看到吧;千帆思考著,為什么旻研不主動問,又想想自己也不是旻研重要的人,也不必那么關心吧。

    但她不知道,旻研一直在私下凝視著她在學校的情況。

    她因為他被同學嘲諷,所以才想要這樣慢慢地了解她,畢竟現在才真正認識她第一個月,自己也不想太急。

    之前父親對他說的,對女人要有耐心,尤其是自己的愛人,太急或許她們不會相信自己,說完之后父親就被母親打了好幾下,但即使如此他們夫妻的感情還是很好,事后母親又跟他說要好好照顧自己的愛人,也要互相信任。

    但旻研確實很擔心千帆的事情,旻研又開口:「最近功課有什么不會的地方嗎?」

    「沒有,謝謝旻研的教導。」此時的千帆坐在床角,最近因為旻研的教導,讓她最近的作業輕松完成。

    「別那么客氣。」

    「這怎么可以......」千帆低下頭。

    旻研垂下眼,猶豫了一下......

    「千帆,你是不是有事瞞著我?」      后幾日,旻研也沒有在學校找千帆,千帆雖然感到放心,卻常常聽到一些難聽的言論:

    「看來是被旻研拋棄了。」

    「我就說嘛,林千帆怎么會有吸引到旻研的地方!」

    「哈哈哈,你們也太壞了吧,人家就坐在前面呢!」

    正在討論千帆的人就坐在她后方,原因很簡單,就是想嘲諷她,畢竟在前幾天旻研都會悄悄的走來千帆他們的教室外,就算千帆沒注意到,其他人也發現了,但這幾天旻研又不來了。

    而旻研雙眼都是注視著千帆。

    這叫其他喜歡旻研的人不忌妒?

    就因為如此,千帆依舊受到其他人嘲諷,只不過不像前幾日那摩偏激了,雖然這樣確實比較好一些,千帆心中隱約還是受不了的。

    但這又有什么辦法。千帆低垂著眉眼,聽著那些話,直到老師進來教室后其他同學才閉上嘴,但她們還是會私下嘲笑著。

    千帆多希望現在能聽不到這些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嘟嘟嘟......

    電話很快地被接起,千帆咬著唇說不出話,等待著對方的回應。

    「喂......」沒有很久,對方就開口了。

    那是屬于旻研的聲音,低啞又成熟,雖然他們現在只能透過電話,千帆卻覺得他就在她耳旁說話,千帆抿著唇笑了笑。

    「喂......」旻研問:「在嗎?」

    千帆低笑了兩聲:「嗯,在呢,不然怎么會打給你。」

    「我怕你夢游。」旻研的口氣有些笑意,「但看來應該是沒有。」

    「你少胡說了......」

    她們兩人自從那天之后,天天都會打著電話聊天,旻研也推薦她一個軟體可以免費通話,在千帆下載之后兩人掛著電話的時間就更長了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這樣的通話方式已經將近一個月。

    旻研有時會教她一些學業上的事情,有時說起最近的事情,但卻沒有問過千帆目前的情況,應該說他也沒看到吧;千帆思考著,為什么旻研不主動問,又想想自己也不是旻研重要的人,也不必那么關心吧。

    但她不知道,旻研一直在私下凝視著她在學校的情況。

    她因為他被同學嘲諷,所以才想要這樣慢慢地了解她,畢竟現在才真正認識她第一個月,自己也不想太急。

    之前父親對他說的,對女人要有耐心,尤其是自己的愛人,太急或許她們不會相信自己,說完之后父親就被母親打了好幾下,但即使如此他們夫妻的感情還是很好,事后母親又跟他說要好好照顧自己的愛人,也要互相信任。

    但旻研確實很擔心千帆的事情,旻研又開口:「最近功課有什么不會的地方嗎?」

    「沒有,謝謝旻研的教導。」此時的千帆坐在床角,最近因為旻研的教導,讓她最近的作業輕松完成。

    「別那么客氣。」

    「這怎么可以......」千帆低下頭。

    旻研垂下眼,猶豫了一下......

    「千帆,你是不是有事瞞著我?」      后幾日,旻研也沒有在學校找千帆,千帆雖然感到放心,卻常常聽到一些難聽的言論:

    「看來是被旻研拋棄了。」

    「我就說嘛,林千帆怎么會有吸引到旻研的地方!」

    「哈哈哈,你們也太壞了吧,人家就坐在前面呢!」

    正在討論千帆的人就坐在她后方,原因很簡單,就是想嘲諷她,畢竟在前幾天旻研都會悄悄的走來千帆他們的教室外,就算千帆沒注意到,其他人也發現了,但這幾天旻研又不來了。

    而旻研雙眼都是注視著千帆。

    這叫其他喜歡旻研的人不忌妒?

    就因為如此,千帆依舊受到其他人嘲諷,只不過不像前幾日那摩偏激了,雖然這樣確實比較好一些,千帆心中隱約還是受不了的。

    但這又有什么辦法。千帆低垂著眉眼,聽著那些話,直到老師進來教室后其他同學才閉上嘴,但她們還是會私下嘲笑著。

    千帆多希望現在能聽不到這些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嘟嘟嘟......

    電話很快地被接起,千帆咬著唇說不出話,等待著對方的回應。

    「喂......」沒有很久,對方就開口了。

    那是屬于旻研的聲音,低啞又成熟,雖然他們現在只能透過電話,千帆卻覺得他就在她耳旁說話,千帆抿著唇笑了笑。

    「喂......」旻研問:「在嗎?」

    千帆低笑了兩聲:「嗯,在呢,不然怎么會打給你。」

    「我怕你夢游。」旻研的口氣有些笑意,「但看來應該是沒有。」

    「你少胡說了......」

    她們兩人自從那天之后,天天都會打著電話聊天,旻研也推薦她一個軟體可以免費通話,在千帆下載之后兩人掛著電話的時間就更長了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這樣的通話方式已經將近一個月。

    旻研有時會教她一些學業上的事情,有時說起最近的事情,但卻沒有問過千帆目前的情況,應該說他也沒看到吧;千帆思考著,為什么旻研不主動問,又想想自己也不是旻研重要的人,也不必那么關心吧。

    但她不知道,旻研一直在私下凝視著她在學校的情況。

    她因為他被同學嘲諷,所以才想要這樣慢慢地了解她,畢竟現在才真正認識她第一個月,自己也不想太急。

    之前父親對他說的,對女人要有耐心,尤其是自己的愛人,太急或許她們不會相信自己,說完之后父親就被母親打了好幾下,但即使如此他們夫妻的感情還是很好,事后母親又跟他說要好好照顧自己的愛人,也要互相信任。

    但旻研確實很擔心千帆的事情,旻研又開口:「最近功課有什么不會的地方嗎?」

    「沒有,謝謝旻研的教導。」此時的千帆坐在床角,最近因為旻研的教導,讓她最近的作業輕松完成。

    「別那么客氣。」

    「這怎么可以......」千帆低下頭。

    旻研垂下眼,猶豫了一下......

    「千帆,你是不是有事瞞著我?」      后幾日,旻研也沒有在學校找千帆,千帆雖然感到放心,卻常常聽到一些難聽的言論:

    「看來是被旻研拋棄了。」

    「我就說嘛,林千帆怎么會有吸引到旻研的地方!」

    「哈哈哈,你們也太壞了吧,人家就坐在前面呢!」

    正在討論千帆的人就坐在她后方,原因很簡單,就是想嘲諷她,畢竟在前幾天旻研都會悄悄的走來千帆他們的教室外,就算千帆沒注意到,其他人也發現了,但這幾天旻研又不來了。

    而旻研雙眼都是注視著千帆。

    這叫其他喜歡旻研的人不忌妒?

    就因為如此,千帆依舊受到其他人嘲諷,只不過不像前幾日那摩偏激了,雖然這樣確實比較好一些,千帆心中隱約還是受不了的。

    但這又有什么辦法。千帆低垂著眉眼,聽著那些話,直到老師進來教室后其他同學才閉上嘴,但她們還是會私下嘲笑著。

    千帆多希望現在能聽不到這些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嘟嘟嘟......

    電話很快地被接起,千帆咬著唇說不出話,等待著對方的回應。

    「喂......」沒有很久,對方就開口了。

    那是屬于旻研的聲音,低啞又成熟,雖然他們現在只能透過電話,千帆卻覺得他就在她耳旁說話,千帆抿著唇笑了笑。

    「喂......」旻研問:「在嗎?」

    千帆低笑了兩聲:「嗯,在呢,不然怎么會打給你。」

    「我怕你夢游。」旻研的口氣有些笑意,「但看來應該是沒有。」

    「你少胡說了......」

    她們兩人自從那天之后,天天都會打著電話聊天,旻研也推薦她一個軟體可以免費通話,在千帆下載之后兩人掛著電話的時間就更長了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這樣的通話方式已經將近一個月。

    旻研有時會教她一些學業上的事情,有時說起最近的事情,但卻沒有問過千帆目前的情況,應該說他也沒看到吧;千帆思考著,為什么旻研不主動問,又想想自己也不是旻研重要的人,也不必那么關心吧。

    但她不知道,旻研一直在私下凝視著她在學校的情況。

    她因為他被同學嘲諷,所以才想要這樣慢慢地了解她,畢竟現在才真正認識她第一個月,自己也不想太急。

    之前父親對他說的,對女人要有耐心,尤其是自己的愛人,太急或許她們不會相信自己,說完之后父親就被母親打了好幾下,但即使如此他們夫妻的感情還是很好,事后母親又跟他說要好好照顧自己的愛人,也要互相信任。

    但旻研確實很擔心千帆的事情,旻研又開口:「最近功課有什么不會的地方嗎?」

    「沒有,謝謝旻研的教導。」此時的千帆坐在床角,最近因為旻研的教導,讓她最近的作業輕松完成。

    「別那么客氣。」

    「這怎么可以......」千帆低下頭。

    旻研垂下眼,猶豫了一下......

    「千帆,你是不是有事瞞著我?」


如果您喜歡,請把《你,不是我的手機(H)》,方便以后閱讀你,不是我的手機(H)第一次的通話后的更新連載!
如果你對你,不是我的手機(H)第一次的通話并對你,不是我的手機(H)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。
重装时时开奖结果 贵州11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炒股游戏 佳永配资可以选择吗? 青海快三app 浙江6+1技巧 青海快三遗漏数据查询 股票交易手续费计算器 广东好彩1开奖视频 股票数据港 北京pc蛋蛋28单双倍投 股票什么叫涨停板 2020开奖记录历史结果 福建快3技巧 赌博极速赛车是真的还是假的 炒股指标哪个最好用 山东11选5精准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