暗黑修煉手冊

病嬌學生ps溫柔老師

類別:都市言情 作者:墨巖 本章:病嬌學生ps溫柔老師

請收藏本站域名:http://www.bzponfs.cn 防止遺忘,或在百度搜索“一起看書網”,謝謝大家捧場!


    “婉柔…婉柔”聲音溫柔而又焦急,是誰在自己耳邊不停的說話.

    “老師,若是你再不醒來,我就把老師心愛的未婚夫都殺掉哦

    這樣,老師就算是睡著了,也別想著念別人”接下來的聲音比第一道聲音陰柔,是誰呢.

    ?好痛苦,夢中都好痛苦,身上好疼.

    睡夢中的李婉柔依舊是不幸福的

    她皺著秀氣的眉目,嘴角還帶著血痕,她連在夢中都在呼喊.

    崔寒堯貼近女人嘴唇細聽.

    “阿宇,救我,救我

    不要碰我,不要碰我

    阿宇”細弱的聲音從沒有血色的唇瓣發出來

    那句“阿宇”崔寒堯聽的清清楚楚,本就病態的臉蛋,現在可以看見額頭的青筋已經明顯.

    “老師都成了我的人,都不忘記那個廢物嗎?

    好啊,好啊”崔寒堯的聲音還是那么陰柔,似乎是什么無關他的事情,可是眼神明顯的更加灰暗.

    “咚!”身體像是木頭一般摔到床下.

    “唔!”一聲痛哼.

    他把在床上昏迷了兩天的婉柔用力的拽下來,不帶思考,不帶任何憐惜,似乎就是要把李婉柔摔死那么陰狠.李婉柔身上沒有一件衣服,可以看見她身上的鞭子抽打,掐痕,咬痕,血腥的讓人害怕.

    “好痛……”本就因為崔寒堯不顧她掙扎依舊暴力的強占自己,渾身沒有一處是好的,再加上這么一摔,好像所有的器官都被摔碎了,疼痛神經侵占了她身上整個器官,她抱著自己的身體,半睜開眼睛,疼的額頭直冒冷汗.

    “啊!”還不等李婉柔反應過來,她的長發就被崔寒堯抓起來,疼.像是要把她的頭皮都撕下來.

    “老師,醒來啦

    你的味道還是那么香

    真想吃掉呢”崔寒堯深吸了一口李婉柔身邊的空氣,更是直接貼著李婉柔的耳垂,在她耳邊說話.他此時看不到李婉柔的表情,否則肯定會把她生吞活剝.

    “抖什么呢

    冷嗎?冷就抱著我啊

    我很熱呢

    我很喜歡老師抱著我哦”崔寒堯能感覺到李婉柔就算在自己的懷里不停的顫抖,抖什么呢.他給弄的籠子不溫暖嗎,明明都是他親手安排的.

    “……”李婉柔害怕的不敢發出一點聲音,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來到這個地方的,看著滿室金黃色明亮的裝修,還有一個金黃色像是監獄一樣的鐵欄,那是什么?

    李婉柔不斷回憶自己是怎么被弄到這個地方的,她只記得自己在上班的路上坐電梯出門,被一個手絹捂住了嘴和鼻子便沒有了意思.

    如果現在不是崔寒堯拽住自己的頭發她會馬上跑,躲開這個瘋子.      “婉柔…婉柔”聲音溫柔而又焦急,是誰在自己耳邊不停的說話.

    “老師,若是你再不醒來,我就把老師心愛的未婚夫都殺掉哦

    這樣,老師就算是睡著了,也別想著念別人”接下來的聲音比第一道聲音陰柔,是誰呢.

    ?好痛苦,夢中都好痛苦,身上好疼.

    睡夢中的李婉柔依舊是不幸福的

    她皺著秀氣的眉目,嘴角還帶著血痕,她連在夢中都在呼喊.

    崔寒堯貼近女人嘴唇細聽.

    “阿宇,救我,救我

    不要碰我,不要碰我

    阿宇”細弱的聲音從沒有血色的唇瓣發出來

    那句“阿宇”崔寒堯聽的清清楚楚,本就病態的臉蛋,現在可以看見額頭的青筋已經明顯.

    “老師都成了我的人,都不忘記那個廢物嗎?

    好啊,好啊”崔寒堯的聲音還是那么陰柔,似乎是什么無關他的事情,可是眼神明顯的更加灰暗.

    “咚!”身體像是木頭一般摔到床下.

    “唔!”一聲痛哼.

    他把在床上昏迷了兩天的婉柔用力的拽下來,不帶思考,不帶任何憐惜,似乎就是要把李婉柔摔死那么陰狠.李婉柔身上沒有一件衣服,可以看見她身上的鞭子抽打,掐痕,咬痕,血腥的讓人害怕.

    “好痛……”本就因為崔寒堯不顧她掙扎依舊暴力的強占自己,渾身沒有一處是好的,再加上這么一摔,好像所有的器官都被摔碎了,疼痛神經侵占了她身上整個器官,她抱著自己的身體,半睜開眼睛,疼的額頭直冒冷汗.

    “啊!”還不等李婉柔反應過來,她的長發就被崔寒堯抓起來,疼.像是要把她的頭皮都撕下來.

    “老師,醒來啦

    你的味道還是那么香

    真想吃掉呢”崔寒堯深吸了一口李婉柔身邊的空氣,更是直接貼著李婉柔的耳垂,在她耳邊說話.他此時看不到李婉柔的表情,否則肯定會把她生吞活剝.

    “抖什么呢

    冷嗎?冷就抱著我啊

    我很熱呢

    我很喜歡老師抱著我哦”崔寒堯能感覺到李婉柔就算在自己的懷里不停的顫抖,抖什么呢.他給弄的籠子不溫暖嗎,明明都是他親手安排的.

    “……”李婉柔害怕的不敢發出一點聲音,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來到這個地方的,看著滿室金黃色明亮的裝修,還有一個金黃色像是監獄一樣的鐵欄,那是什么?

    李婉柔不斷回憶自己是怎么被弄到這個地方的,她只記得自己在上班的路上坐電梯出門,被一個手絹捂住了嘴和鼻子便沒有了意思.

    如果現在不是崔寒堯拽住自己的頭發她會馬上跑,躲開這個瘋子.      “婉柔…婉柔”聲音溫柔而又焦急,是誰在自己耳邊不停的說話.

    “老師,若是你再不醒來,我就把老師心愛的未婚夫都殺掉哦

    這樣,老師就算是睡著了,也別想著念別人”接下來的聲音比第一道聲音陰柔,是誰呢.

    ?好痛苦,夢中都好痛苦,身上好疼.

    睡夢中的李婉柔依舊是不幸福的

    她皺著秀氣的眉目,嘴角還帶著血痕,她連在夢中都在呼喊.

    崔寒堯貼近女人嘴唇細聽.

    “阿宇,救我,救我

    不要碰我,不要碰我

    阿宇”細弱的聲音從沒有血色的唇瓣發出來

    那句“阿宇”崔寒堯聽的清清楚楚,本就病態的臉蛋,現在可以看見額頭的青筋已經明顯.

    “老師都成了我的人,都不忘記那個廢物嗎?

    好啊,好啊”崔寒堯的聲音還是那么陰柔,似乎是什么無關他的事情,可是眼神明顯的更加灰暗.

    “咚!”身體像是木頭一般摔到床下.

    “唔!”一聲痛哼.

    他把在床上昏迷了兩天的婉柔用力的拽下來,不帶思考,不帶任何憐惜,似乎就是要把李婉柔摔死那么陰狠.李婉柔身上沒有一件衣服,可以看見她身上的鞭子抽打,掐痕,咬痕,血腥的讓人害怕.

    “好痛……”本就因為崔寒堯不顧她掙扎依舊暴力的強占自己,渾身沒有一處是好的,再加上這么一摔,好像所有的器官都被摔碎了,疼痛神經侵占了她身上整個器官,她抱著自己的身體,半睜開眼睛,疼的額頭直冒冷汗.

    “啊!”還不等李婉柔反應過來,她的長發就被崔寒堯抓起來,疼.像是要把她的頭皮都撕下來.

    “老師,醒來啦

    你的味道還是那么香

    真想吃掉呢”崔寒堯深吸了一口李婉柔身邊的空氣,更是直接貼著李婉柔的耳垂,在她耳邊說話.他此時看不到李婉柔的表情,否則肯定會把她生吞活剝.

    “抖什么呢

    冷嗎?冷就抱著我啊

    我很熱呢

    我很喜歡老師抱著我哦”崔寒堯能感覺到李婉柔就算在自己的懷里不停的顫抖,抖什么呢.他給弄的籠子不溫暖嗎,明明都是他親手安排的.

    “……”李婉柔害怕的不敢發出一點聲音,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來到這個地方的,看著滿室金黃色明亮的裝修,還有一個金黃色像是監獄一樣的鐵欄,那是什么?

    李婉柔不斷回憶自己是怎么被弄到這個地方的,她只記得自己在上班的路上坐電梯出門,被一個手絹捂住了嘴和鼻子便沒有了意思.

    如果現在不是崔寒堯拽住自己的頭發她會馬上跑,躲開這個瘋子.      “婉柔…婉柔”聲音溫柔而又焦急,是誰在自己耳邊不停的說話.

    “老師,若是你再不醒來,我就把老師心愛的未婚夫都殺掉哦

    這樣,老師就算是睡著了,也別想著念別人”接下來的聲音比第一道聲音陰柔,是誰呢.

    ?好痛苦,夢中都好痛苦,身上好疼.

    睡夢中的李婉柔依舊是不幸福的

    她皺著秀氣的眉目,嘴角還帶著血痕,她連在夢中都在呼喊.

    崔寒堯貼近女人嘴唇細聽.

    “阿宇,救我,救我

    不要碰我,不要碰我

    阿宇”細弱的聲音從沒有血色的唇瓣發出來

    那句“阿宇”崔寒堯聽的清清楚楚,本就病態的臉蛋,現在可以看見額頭的青筋已經明顯.

    “老師都成了我的人,都不忘記那個廢物嗎?

    好啊,好啊”崔寒堯的聲音還是那么陰柔,似乎是什么無關他的事情,可是眼神明顯的更加灰暗.

    “咚!”身體像是木頭一般摔到床下.

    “唔!”一聲痛哼.

    他把在床上昏迷了兩天的婉柔用力的拽下來,不帶思考,不帶任何憐惜,似乎就是要把李婉柔摔死那么陰狠.李婉柔身上沒有一件衣服,可以看見她身上的鞭子抽打,掐痕,咬痕,血腥的讓人害怕.

    “好痛……”本就因為崔寒堯不顧她掙扎依舊暴力的強占自己,渾身沒有一處是好的,再加上這么一摔,好像所有的器官都被摔碎了,疼痛神經侵占了她身上整個器官,她抱著自己的身體,半睜開眼睛,疼的額頭直冒冷汗.

    “啊!”還不等李婉柔反應過來,她的長發就被崔寒堯抓起來,疼.像是要把她的頭皮都撕下來.

    “老師,醒來啦

    你的味道還是那么香

    真想吃掉呢”崔寒堯深吸了一口李婉柔身邊的空氣,更是直接貼著李婉柔的耳垂,在她耳邊說話.他此時看不到李婉柔的表情,否則肯定會把她生吞活剝.

    “抖什么呢

    冷嗎?冷就抱著我啊

    我很熱呢

    我很喜歡老師抱著我哦”崔寒堯能感覺到李婉柔就算在自己的懷里不停的顫抖,抖什么呢.他給弄的籠子不溫暖嗎,明明都是他親手安排的.

    “……”李婉柔害怕的不敢發出一點聲音,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來到這個地方的,看著滿室金黃色明亮的裝修,還有一個金黃色像是監獄一樣的鐵欄,那是什么?

    李婉柔不斷回憶自己是怎么被弄到這個地方的,她只記得自己在上班的路上坐電梯出門,被一個手絹捂住了嘴和鼻子便沒有了意思.

    如果現在不是崔寒堯拽住自己的頭發她會馬上跑,躲開這個瘋子.      “婉柔…婉柔”聲音溫柔而又焦急,是誰在自己耳邊不停的說話.

    “老師,若是你再不醒來,我就把老師心愛的未婚夫都殺掉哦

    這樣,老師就算是睡著了,也別想著念別人”接下來的聲音比第一道聲音陰柔,是誰呢.

    ?好痛苦,夢中都好痛苦,身上好疼.

    睡夢中的李婉柔依舊是不幸福的

    她皺著秀氣的眉目,嘴角還帶著血痕,她連在夢中都在呼喊.

    崔寒堯貼近女人嘴唇細聽.

    “阿宇,救我,救我

    不要碰我,不要碰我

    阿宇”細弱的聲音從沒有血色的唇瓣發出來

    那句“阿宇”崔寒堯聽的清清楚楚,本就病態的臉蛋,現在可以看見額頭的青筋已經明顯.

    “老師都成了我的人,都不忘記那個廢物嗎?

    好啊,好啊”崔寒堯的聲音還是那么陰柔,似乎是什么無關他的事情,可是眼神明顯的更加灰暗.

    “咚!”身體像是木頭一般摔到床下.

    “唔!”一聲痛哼.

    他把在床上昏迷了兩天的婉柔用力的拽下來,不帶思考,不帶任何憐惜,似乎就是要把李婉柔摔死那么陰狠.李婉柔身上沒有一件衣服,可以看見她身上的鞭子抽打,掐痕,咬痕,血腥的讓人害怕.

    “好痛……”本就因為崔寒堯不顧她掙扎依舊暴力的強占自己,渾身沒有一處是好的,再加上這么一摔,好像所有的器官都被摔碎了,疼痛神經侵占了她身上整個器官,她抱著自己的身體,半睜開眼睛,疼的額頭直冒冷汗.

    “啊!”還不等李婉柔反應過來,她的長發就被崔寒堯抓起來,疼.像是要把她的頭皮都撕下來.

    “老師,醒來啦

    你的味道還是那么香

    真想吃掉呢”崔寒堯深吸了一口李婉柔身邊的空氣,更是直接貼著李婉柔的耳垂,在她耳邊說話.他此時看不到李婉柔的表情,否則肯定會把她生吞活剝.

    “抖什么呢

    冷嗎?冷就抱著我啊

    我很熱呢

    我很喜歡老師抱著我哦”崔寒堯能感覺到李婉柔就算在自己的懷里不停的顫抖,抖什么呢.他給弄的籠子不溫暖嗎,明明都是他親手安排的.

    “……”李婉柔害怕的不敢發出一點聲音,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來到這個地方的,看著滿室金黃色明亮的裝修,還有一個金黃色像是監獄一樣的鐵欄,那是什么?

    李婉柔不斷回憶自己是怎么被弄到這個地方的,她只記得自己在上班的路上坐電梯出門,被一個手絹捂住了嘴和鼻子便沒有了意思.

    如果現在不是崔寒堯拽住自己的頭發她會馬上跑,躲開這個瘋子.      “婉柔…婉柔”聲音溫柔而又焦急,是誰在自己耳邊不停的說話.

    “老師,若是你再不醒來,我就把老師心愛的未婚夫都殺掉哦

    這樣,老師就算是睡著了,也別想著念別人”接下來的聲音比第一道聲音陰柔,是誰呢.

    ?好痛苦,夢中都好痛苦,身上好疼.

    睡夢中的李婉柔依舊是不幸福的

    她皺著秀氣的眉目,嘴角還帶著血痕,她連在夢中都在呼喊.

    崔寒堯貼近女人嘴唇細聽.

    “阿宇,救我,救我

    不要碰我,不要碰我

    阿宇”細弱的聲音從沒有血色的唇瓣發出來

    那句“阿宇”崔寒堯聽的清清楚楚,本就病態的臉蛋,現在可以看見額頭的青筋已經明顯.

    “老師都成了我的人,都不忘記那個廢物嗎?

    好啊,好啊”崔寒堯的聲音還是那么陰柔,似乎是什么無關他的事情,可是眼神明顯的更加灰暗.

    “咚!”身體像是木頭一般摔到床下.

    “唔!”一聲痛哼.

    他把在床上昏迷了兩天的婉柔用力的拽下來,不帶思考,不帶任何憐惜,似乎就是要把李婉柔摔死那么陰狠.李婉柔身上沒有一件衣服,可以看見她身上的鞭子抽打,掐痕,咬痕,血腥的讓人害怕.

    “好痛……”本就因為崔寒堯不顧她掙扎依舊暴力的強占自己,渾身沒有一處是好的,再加上這么一摔,好像所有的器官都被摔碎了,疼痛神經侵占了她身上整個器官,她抱著自己的身體,半睜開眼睛,疼的額頭直冒冷汗.

    “啊!”還不等李婉柔反應過來,她的長發就被崔寒堯抓起來,疼.像是要把她的頭皮都撕下來.

    “老師,醒來啦

    你的味道還是那么香

    真想吃掉呢”崔寒堯深吸了一口李婉柔身邊的空氣,更是直接貼著李婉柔的耳垂,在她耳邊說話.他此時看不到李婉柔的表情,否則肯定會把她生吞活剝.

    “抖什么呢

    冷嗎?冷就抱著我啊

    我很熱呢

    我很喜歡老師抱著我哦”崔寒堯能感覺到李婉柔就算在自己的懷里不停的顫抖,抖什么呢.他給弄的籠子不溫暖嗎,明明都是他親手安排的.

    “……”李婉柔害怕的不敢發出一點聲音,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來到這個地方的,看著滿室金黃色明亮的裝修,還有一個金黃色像是監獄一樣的鐵欄,那是什么?

    李婉柔不斷回憶自己是怎么被弄到這個地方的,她只記得自己在上班的路上坐電梯出門,被一個手絹捂住了嘴和鼻子便沒有了意思.

    如果現在不是崔寒堯拽住自己的頭發她會馬上跑,躲開這個瘋子.      “婉柔…婉柔”聲音溫柔而又焦急,是誰在自己耳邊不停的說話.

    “老師,若是你再不醒來,我就把老師心愛的未婚夫都殺掉哦

    這樣,老師就算是睡著了,也別想著念別人”接下來的聲音比第一道聲音陰柔,是誰呢.

    ?好痛苦,夢中都好痛苦,身上好疼.

    睡夢中的李婉柔依舊是不幸福的

    她皺著秀氣的眉目,嘴角還帶著血痕,她連在夢中都在呼喊.

    崔寒堯貼近女人嘴唇細聽.

    “阿宇,救我,救我

    不要碰我,不要碰我

    阿宇”細弱的聲音從沒有血色的唇瓣發出來

    那句“阿宇”崔寒堯聽的清清楚楚,本就病態的臉蛋,現在可以看見額頭的青筋已經明顯.

    “老師都成了我的人,都不忘記那個廢物嗎?

    好啊,好啊”崔寒堯的聲音還是那么陰柔,似乎是什么無關他的事情,可是眼神明顯的更加灰暗.

    “咚!”身體像是木頭一般摔到床下.

    “唔!”一聲痛哼.

    他把在床上昏迷了兩天的婉柔用力的拽下來,不帶思考,不帶任何憐惜,似乎就是要把李婉柔摔死那么陰狠.李婉柔身上沒有一件衣服,可以看見她身上的鞭子抽打,掐痕,咬痕,血腥的讓人害怕.

    “好痛……”本就因為崔寒堯不顧她掙扎依舊暴力的強占自己,渾身沒有一處是好的,再加上這么一摔,好像所有的器官都被摔碎了,疼痛神經侵占了她身上整個器官,她抱著自己的身體,半睜開眼睛,疼的額頭直冒冷汗.

    “啊!”還不等李婉柔反應過來,她的長發就被崔寒堯抓起來,疼.像是要把她的頭皮都撕下來.

    “老師,醒來啦

    你的味道還是那么香

    真想吃掉呢”崔寒堯深吸了一口李婉柔身邊的空氣,更是直接貼著李婉柔的耳垂,在她耳邊說話.他此時看不到李婉柔的表情,否則肯定會把她生吞活剝.

    “抖什么呢

    冷嗎?冷就抱著我啊

    我很熱呢

    我很喜歡老師抱著我哦”崔寒堯能感覺到李婉柔就算在自己的懷里不停的顫抖,抖什么呢.他給弄的籠子不溫暖嗎,明明都是他親手安排的.

    “……”李婉柔害怕的不敢發出一點聲音,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來到這個地方的,看著滿室金黃色明亮的裝修,還有一個金黃色像是監獄一樣的鐵欄,那是什么?

    李婉柔不斷回憶自己是怎么被弄到這個地方的,她只記得自己在上班的路上坐電梯出門,被一個手絹捂住了嘴和鼻子便沒有了意思.

    如果現在不是崔寒堯拽住自己的頭發她會馬上跑,躲開這個瘋子.      “婉柔…婉柔”聲音溫柔而又焦急,是誰在自己耳邊不停的說話.

    “老師,若是你再不醒來,我就把老師心愛的未婚夫都殺掉哦

    這樣,老師就算是睡著了,也別想著念別人”接下來的聲音比第一道聲音陰柔,是誰呢.

    ?好痛苦,夢中都好痛苦,身上好疼.

    睡夢中的李婉柔依舊是不幸福的

    她皺著秀氣的眉目,嘴角還帶著血痕,她連在夢中都在呼喊.

    崔寒堯貼近女人嘴唇細聽.

    “阿宇,救我,救我

    不要碰我,不要碰我

    阿宇”細弱的聲音從沒有血色的唇瓣發出來

    那句“阿宇”崔寒堯聽的清清楚楚,本就病態的臉蛋,現在可以看見額頭的青筋已經明顯.

    “老師都成了我的人,都不忘記那個廢物嗎?

    好啊,好啊”崔寒堯的聲音還是那么陰柔,似乎是什么無關他的事情,可是眼神明顯的更加灰暗.

    “咚!”身體像是木頭一般摔到床下.

    “唔!”一聲痛哼.

    他把在床上昏迷了兩天的婉柔用力的拽下來,不帶思考,不帶任何憐惜,似乎就是要把李婉柔摔死那么陰狠.李婉柔身上沒有一件衣服,可以看見她身上的鞭子抽打,掐痕,咬痕,血腥的讓人害怕.

    “好痛……”本就因為崔寒堯不顧她掙扎依舊暴力的強占自己,渾身沒有一處是好的,再加上這么一摔,好像所有的器官都被摔碎了,疼痛神經侵占了她身上整個器官,她抱著自己的身體,半睜開眼睛,疼的額頭直冒冷汗.

    “啊!”還不等李婉柔反應過來,她的長發就被崔寒堯抓起來,疼.像是要把她的頭皮都撕下來.

    “老師,醒來啦

    你的味道還是那么香

    真想吃掉呢”崔寒堯深吸了一口李婉柔身邊的空氣,更是直接貼著李婉柔的耳垂,在她耳邊說話.他此時看不到李婉柔的表情,否則肯定會把她生吞活剝.

    “抖什么呢

    冷嗎?冷就抱著我啊

    我很熱呢

    我很喜歡老師抱著我哦”崔寒堯能感覺到李婉柔就算在自己的懷里不停的顫抖,抖什么呢.他給弄的籠子不溫暖嗎,明明都是他親手安排的.

    “……”李婉柔害怕的不敢發出一點聲音,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來到這個地方的,看著滿室金黃色明亮的裝修,還有一個金黃色像是監獄一樣的鐵欄,那是什么?

    李婉柔不斷回憶自己是怎么被弄到這個地方的,她只記得自己在上班的路上坐電梯出門,被一個手絹捂住了嘴和鼻子便沒有了意思.

    如果現在不是崔寒堯拽住自己的頭發她會馬上跑,躲開這個瘋子.      “婉柔…婉柔”聲音溫柔而又焦急,是誰在自己耳邊不停的說話.

    “老師,若是你再不醒來,我就把老師心愛的未婚夫都殺掉哦

    這樣,老師就算是睡著了,也別想著念別人”接下來的聲音比第一道聲音陰柔,是誰呢.

    ?好痛苦,夢中都好痛苦,身上好疼.

    睡夢中的李婉柔依舊是不幸福的

    她皺著秀氣的眉目,嘴角還帶著血痕,她連在夢中都在呼喊.

    崔寒堯貼近女人嘴唇細聽.

    “阿宇,救我,救我

    不要碰我,不要碰我

    阿宇”細弱的聲音從沒有血色的唇瓣發出來

    那句“阿宇”崔寒堯聽的清清楚楚,本就病態的臉蛋,現在可以看見額頭的青筋已經明顯.

    “老師都成了我的人,都不忘記那個廢物嗎?

    好啊,好啊”崔寒堯的聲音還是那么陰柔,似乎是什么無關他的事情,可是眼神明顯的更加灰暗.

    “咚!”身體像是木頭一般摔到床下.

    “唔!”一聲痛哼.

    他把在床上昏迷了兩天的婉柔用力的拽下來,不帶思考,不帶任何憐惜,似乎就是要把李婉柔摔死那么陰狠.李婉柔身上沒有一件衣服,可以看見她身上的鞭子抽打,掐痕,咬痕,血腥的讓人害怕.

    “好痛……”本就因為崔寒堯不顧她掙扎依舊暴力的強占自己,渾身沒有一處是好的,再加上這么一摔,好像所有的器官都被摔碎了,疼痛神經侵占了她身上整個器官,她抱著自己的身體,半睜開眼睛,疼的額頭直冒冷汗.

    “啊!”還不等李婉柔反應過來,她的長發就被崔寒堯抓起來,疼.像是要把她的頭皮都撕下來.

    “老師,醒來啦

    你的味道還是那么香

    真想吃掉呢”崔寒堯深吸了一口李婉柔身邊的空氣,更是直接貼著李婉柔的耳垂,在她耳邊說話.他此時看不到李婉柔的表情,否則肯定會把她生吞活剝.

    “抖什么呢

    冷嗎?冷就抱著我啊

    我很熱呢

    我很喜歡老師抱著我哦”崔寒堯能感覺到李婉柔就算在自己的懷里不停的顫抖,抖什么呢.他給弄的籠子不溫暖嗎,明明都是他親手安排的.

    “……”李婉柔害怕的不敢發出一點聲音,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來到這個地方的,看著滿室金黃色明亮的裝修,還有一個金黃色像是監獄一樣的鐵欄,那是什么?

    李婉柔不斷回憶自己是怎么被弄到這個地方的,她只記得自己在上班的路上坐電梯出門,被一個手絹捂住了嘴和鼻子便沒有了意思.

    如果現在不是崔寒堯拽住自己的頭發她會馬上跑,躲開這個瘋子.


如果您喜歡,請把《暗黑修煉手冊》,方便以后閱讀暗黑修煉手冊病嬌學生ps溫柔老師后的更新連載!
如果你對暗黑修煉手冊病嬌學生ps溫柔老師并對暗黑修煉手冊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。
重装时时开奖结果 二四六精选资料大全 十一选五直选前三江苏 体彩p3预测天气网 pk10赛车滚雪球计划 贵州十一选五投注金额 江西11选五走势图爱彩乐 原油期货配资北京 最简单短线选股方法 贵州快三是正规的吗 原创双彩图3d 浙江体彩6十1官网 基金数据下载 江西多乐彩11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陕西快乐10分直播 股票投资交流微信群 河南11选五基本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