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愁醮(NP)

c39生病

類別:都市言情 作者:金葉子 本章:c39生病

請收藏本站域名:http://www.bzponfs.cn 防止遺忘,或在百度搜索“一起看書網”,謝謝大家捧場!


    白清曼當天并沒有能回去。

    袁越下午突然嘔吐,還發起了高燒。喊了醫生來看,說是受涼又空腹飲酒,引起了急性腸胃炎,得掛水。

    方姨一個人忙不過來,白清曼自然要留下,給陽湖公館打了電話報備,袁豐聽說弟弟病了,問了病情,又讓她等袁越醒了給他來電話。

    白清曼捂著聲筒小聲應了,放下電話去他床頭轉了一圈。

    袁越的臉燒得有些紅,呼吸急促,但額頭沒那么燙手了。白清曼松口氣,她被嚇得心跳加速,沒見過病得這么猛的。

    感冒發燒的癥狀都是循序漸進的,哪像今天,中午還好好的,突然就上吐下瀉,躺在床上氣若游絲了。

    還好方姨有經驗,到底是打小照顧他的,有條不紊。白清曼反正是后怕極了。

    床上傳來幾聲嗚咽,不老實地想翻身。

    白清曼壓住他的左肩,不讓他吊水的胳膊亂動,可他好像更不安了,動作愈加頻繁。

    好在是病中,力氣不算大,不然真的制不住。

    方姨上來瞧了一眼,從衣柜里拿出一個大眼猴玩偶,往他懷里一塞。他自動勾抱住。

    安穩了。

    白清曼第一次見到這個,好奇,“這是什么啊?”

    方姨慈愛地看著袁越,“他媽媽懷著他時給他做的,就只一個,他愛著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有二十多年了?保存得這么好?”

    方姨搖頭,“原來的布早就洗褪色了,后來我照著樣子又縫了一個套子。他呀,一生病就一定要抱著的。不然睡不安穩……”

    白清曼在椅子上坐了一會兒,又起身在房間里轉。她來這個房間的次數少,還是以前預備袁越回國,她來看打掃的情況進來過幾次。

    她對架子上的各種模型不感興趣,倒是翻出幾本相冊她還沒見過呢。

    她小時候的照片特別少,更別提包裝精美的相冊了。所以她特別羨慕這兄弟倆,哦,賀宗林也有。袁豐和賀宗林的她都看過,現在看看袁越的。

    本來以為袁越的相冊應該和袁豐差不多,但翻開發現不是這樣的。

    她記得袁豐的相冊里和父母的合照很多,有藝術照,有旅游照,還有自拍照,可袁越的除了幾張大合照,很少有和父母一起拍的。

    大概的原因她知道,一是她婆婆身體不好,纏綿病榻,二是她公公剛剛接手公司,十分忙碌。所以除了袁豐帶著弟弟的合照,袁越小時候幾乎都是單人照。一直到9歲左右,才開始出現同學朋友的照片。

    話說小時候的袁越還是一個很萌的奶團團,長大一點也是很靦腆很安靜的小男生,看上去乖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怎么變成現在這樣了?

    白清曼一邊腹誹,一邊翻到最后一頁。相冊里的時間截止到他出國那年。

    最后一頁是夾了好幾張照片,像是沒來得及貼上去,直接塞這兒了。

    都是西裝革履的小男生,像是同一個宴會上的合影。她看著看著,看到一個熟人。

    是小賀宗林。

    他們小時候見過,還合過影!

    這什么奇妙的緣分?

    白清曼把這張單拿出來,心想,他們看到這張照片的反應,一定很好玩兒。

    袁越醒來要喝水,白清曼給他喂水,嘴角的笑意還沒收回去。

    他哼了一聲,不高興,“我病了你這么開心?”

    白清曼給他墊了個枕頭,擰了濕毛巾給他擦臉,樂道:“我剛剛看你相冊了,發現一個好玩的東西!”

    她把照片在他眼前一晃,“你認得這誰不?”

    袁越看了一眼,沒什么興趣,臭著臉,“不認識,我餓了……”

    白清曼見怪不怪,這死孩子脾氣陰晴不定的,“方姨留了粥的,我去給你拿。”

    袁越仗著自己是病人,很是提了些無理的要求。

    有一條是要她陪他去外地度假,起碼叁天。

    白清曼就納了悶兒了,“你不用上班的嗎?”

    袁豐可是天天上班的,放假前還要加個班。袁越這輕松的,讓她懷疑他是不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故意氣你哥?”白清曼勸他,“賠的不是你的錢了?”

    袁越抻一抻腰,把懷里的玩偶往旁邊一揮,“我打算招職業經理人來打理,我忙不過來啊……”

    本來嘛,他又不是學這個的。

    “我還打算把這個房子賣了,一個人住沒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白清曼手里的碗差點摔了,“這可是你家的祖宅!你爺爺起就住這兒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”他望著天花板想了想,“那把伯母一家,還有叁叔一家都喊回來住吧,一大家子熱鬧……”

    白清曼確定了,“你就是想氣死你哥。”

    你還是睡著了比較討喜……

    白清曼氣呼呼地去給袁豐打電話,并告了一個狠狀。

    袁豐低罵了兩句臭小子,就讓她把電話給袁越。

    袁越接了電話嗯嗯啊啊的,也沒個長句子。然后不知道那頭說了什么,袁越一愣,然后沖她不懷好意地笑,嘴里應付著,說知道了,手卻勾著她的后頸有一下沒一下地捏著。

    白清曼被他捏得都發毛了,電話終于結束了。

    袁越一挑眉,得意道:“你被賣給我了!”


如果您喜歡,請把《不愁醮(NP)》,方便以后閱讀不愁醮(NP)c39生病后的更新連載!
如果你對不愁醮(NP)c39生病并對不愁醮(NP)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。
重装时时开奖结果 广东36选7最新开奖查询结果 宝利阁配资 贵州11选5任三预测 河北20选5尾数走势图 今天快乐十二开奖结果 江西快3走势图360 中新药业股票 北京快乐8和值大小单双 江西多乐彩11选5一定牛 福彩3d近十期开机号 绿双是指哪几个数字 大类资产配置包括哪 天津快乐十分前三组走势 管家婆精品二十四码中特 浙江6 1开奖20016 36选7开奖时间是几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