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醫娘親:腹黑萌寶賴上門(神醫娘親之腹黑小萌寶)

【V276】輸得徹底(二更)

類別:都市言情 作者:偏方方 本章:【V276】輸得徹底(二更)

請收藏本站域名:http://www.bzponfs.cn 防止遺忘,或在百度搜索“一起看書網”,謝謝大家捧場!


    天啦嚕!

    駙馬竟然有個這么大的兒子了!

    他是燕王嗎?

    是嗎?!是嗎?!是嗎?!

    王內侍的內心在翻滾,然而他的面上一片平靜。

    原是要讓燕九朝與駙馬對質,然而眼下兩個當事人一句話沒說,眾人心里卻全都有譜兒了。

    要說天下之大,相似之人也并非沒有,卻偏偏先后傳出燕王府世子與燕王身現帝都的消息,正所謂空穴來風必有因,不是父子,人家干嘛說父子倆都來了這里?

    “他是你父王嗎?”國君問燕九朝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燕九朝說。

    國君想了想,蹙眉道:“你是……為了尋你父王才來大周的?”

    燕九朝沉默。

    這份沉默落在了國君眼中就成了默認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可憐,親爹假死,一走十五年,轉頭成了別人的爹,換做是誰也咽不下這口氣,一定要上門問個究竟。

    如果他真是為尋父而來,那么雖法理不容,卻是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至于,他怎么會成了赫連家的大少爺,國君決定稍后再去詢問赫連北冥,眼下最緊要的弄清楚駙馬的身份。

    這倆人是父子,國君已經毫不懷疑了,可是不是燕王父子就有待查證了。

    “傳國師前來覲見。”國君冷聲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王內侍將國師大人請來了。

    國師當然明白出了什么事,前腳他舉報了燕九朝,后腳駙馬也讓人舉報了。

    國君召見他,定是讓他去指認燕九朝的。

    如果他指認了,就等于變相驗證了駙馬是燕王;可如果他不指認,就無法將燕九朝逐出南詔。

    真是進退兩難啊!

    做什么選擇,倒霉的都是女君府!

    如此讓人翻不了身的動作,怎么那么像駙馬的手筆?

    “陛下,國師大人到了。”王內侍在門外稟報說。

    國君沖侍衛擺擺手。

    侍衛會意,將昏迷的駙馬抬去了偏殿。

    隨后國君才不怒自威地說道:“宣。”

    王內侍扯著嗓子:“宣國師覲見——”

    國師目不斜視地進了金鑾殿,對著國君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禮:“陛下。”又轉身對著女君行了一禮,“殿下。”

    國君看看一旁的燕九朝,對國師說道:“這位是赫連家的大少爺,你和朕說他是大周朝的燕王府世子,朕宣你來,就是讓你再三確認一番,他究竟是不是大周朝的世子?”

    國師想說不是。

    國君道:“你想清楚了再回答朕,與你一道出使大周的還有三位宰輔大人,朕稍后也會請他們前來認一認赫連家的大少爺。”

    國師的一顆心唰的沉到了谷底。

    其實三位宰輔大人也曾是他的殺手锏,他想過燕九朝可能并不會承認自己的身份,屆時他會將所有見過燕九朝的人叫來,讓他們當年指認。

    如今,這把殺手锏,卻成了斬斷他退路的鍘刀。

    他被迫不得不講真話。

    而真話,會讓女君府,萬劫不復。
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國師說,“他是大周朝的世子,燕九朝。”

    女君的手指掐進了肉里。

    “你確定嗎?”國君問。

    國師深吸一口氣,無奈地說道:“微臣確定,微臣曾在京城見過燕世子數次,眼下不過短短數月功夫,微臣不會記錯。”

    “朕也覺得你不會記錯,畢竟,是你向朕告發了燕世子。”國君拍拍國君僵硬的胳膊,轉頭看向王內侍,“還是把幾位宰輔叫過來,讓他們也認認燕世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王內侍同情地看了女君一眼。

    女人,你完蛋了!

    三位宰輔大人都在內閣做事,離金鑾殿不遠,一會兒便趕到了這邊。

    國君旁的也沒說,只問他們認不認識眼前這個年輕人。

    “你們可認識他?”國君指向燕九朝問。

    三人的面上俱是一驚,異口同聲道:“燕世子?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燕九朝倨傲地撇過臉。

    三人嘴角一抽。

    “你們確定自己沒認錯?”國君問。

    這長相、這臭脾氣,不是那個炫娃炫得他們想死的小世子又是誰?

    這么說,一大早聽到的小道消息是真的?燕城世子當真偽裝成赫連家的的少爺潛入帝都了?

    這還真是駭人聽聞啊!

    “你們都先退下。”國君讓國師與三位宰輔大人退下了。

    燕九朝的身份板上釘釘,駙馬的身份也跑不掉了。

    女君心里的悔恨如同黃河之水,滔滔不絕,若早知會鬧出這樣的事情,她還不如不如告發燕九朝,那樣駙馬的秘密也能得以保全。

    眼下她要怎么辦?

    若是個她毫不在意的人,她大可將罪責推到對方的身上,向國君訴苦自己是讓對方蒙蔽了。

    只要她一口咬定自己是受害者,那么看在母后的份兒上,國君一定會對自己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偏偏她舍不得將駙馬推出去送死啊……

    國君有心讓燕九朝也回避一二,然而這不僅僅是南宮家的家事,也是燕九朝的家事,他有權利知道全部的真相。

    國君的氣息驟然冷下來,他看向這個曾被自己引以為傲的女兒道:“你還有什么話說?”

    再狡辯是不可能了,想脫罪更是枉然。

    赫連家窩藏燕城皇族,只是窩藏了幾日,女君府卻是窩藏了整整十五年,還為對方生兒育女,簡直罪加一等!

    更別提從南宮璃的年齡上推算,女君與駙馬珠胎暗結時,駙馬還沒死,他是大周的燕王,他有妻子兒子!

    堂堂南詔國的帝姬,竟然低三下四到去搶別人的丈夫!

    真是把南詔皇室的顏面丟盡了!

    女君感受到了國君的怒火,她試圖為自己辯解,卻又不知從何說起。

    她想說,她與駙馬情投意合,駙馬是心甘情愿與她在一起的,只是她明白父君不會同意這門親事,這才為他捏造了一個假身份。

    可這些話,并不能洗脫她與駙馬的欺君之罪,甚至可能為駙馬招來殺身之禍。

    可除了這個,她又實在想不到該怎么說。

    就在她焦頭爛額之際,余剛瞟到了一旁的燕九朝,她的腦海里忽然靈光一閃!

    她擠出兩滴淚來,看向國君道:“父君,當年的事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,與駙馬無干,您要怎么罰我都行,不要遷怒駙馬!駙馬是您兩個孫兒的父親,也是大周的王爺……”

    國君想也不想地打斷她的話:“大周的王爺,朕就不敢殺了嗎!”

    女君當即噎住了。

    燕王是大周皇帝最疼愛的弟弟,殺了他,不就等于在向大周宣戰嗎?出了這等事,合該將人遣回大周,由大周皇帝好生責罰,決不能把人殺死在南詔啊……

    父君真的動怒了……

    他連江山社稷都不顧了……

    南詔的戰神隕落了,大周的蕭振廷卻沒有啊!

    父君就沒考慮過兩國交戰的后果嗎?

    好啊,你要殺,那就連這個小賤人一并殺了得了!

    女君搖手指向燕九朝:“父君,他同樣潛入了南詔,父君只懲治駙馬,難道就不懲治他嗎?”

    “你若是為尋父而來……”國君望向燕九朝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。”燕九朝面無表情地說。

    國君眉心一蹙。

    這孩子傻嗎?

    沒看出自己方才是在給他臺階下?

    他承認是為尋父而來,他赦免他死罪便是了。

    然而燕九朝從不需要別人的赦免。

    他就是道理,道理就是他!

    “我來南詔是有別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我妻子是赫連家的嫡出千金。”

    “我岳父是赫連北煜,他當年意外摔下山崖,讓好心人救了撿回一條命,他在大周被人撫養長大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人心智不定,將我錯認了她的小乖孫,我沒上赫連家的族譜,赫連家也從未對外宣布,嚴格說來,這不算犯了欺君之罪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岳家就在南詔,怎么?我陪我妻子回趟門還礙著你們誰了?”

    被懟得啞口無言的國君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完全沒料到真相會是這個樣子的女君:“……!!”


如果您喜歡,請把《神醫娘親:腹黑萌寶賴上門(神醫娘親之腹黑小萌寶)》,方便以后閱讀神醫娘親:腹黑萌寶賴上門(神醫娘親之腹黑小萌寶)【V276】輸得徹底(二更)后的更新連載!
如果你對神醫娘親:腹黑萌寶賴上門(神醫娘親之腹黑小萌寶)【V276】輸得徹底(二更)并對神醫娘親:腹黑萌寶賴上門(神醫娘親之腹黑小萌寶)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。
重装时时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