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林

第二百三十三章 回憶

類別:都市言情 作者:Loeva 本章:第二百三十三章 回憶

請收藏本站域名:http://www.bzponfs.cn 防止遺忘,或在百度搜索“一起看書網”,謝謝大家捧場!


    文氏文素敏,也曾有過美好的青春歲月。

    她年紀還小的時候,父親文舉人家資豐厚,只有她一個獨女,愛若掌珠。文舉人喜歡四處游樂,尋親訪友,見識名山大川,偶爾會帶上女兒,因此文氏小時候對于水上的短途旅行,一點兒都不陌生。只是后來文舉人去世了,她搬入了未婚夫謝璞家中生活,由未來婆婆呂氏教養,后者認為大家閨秀是應該大門不出,二門不邁的,她從此就被困在了內宅中。直到幾年后,呂氏攜子出走,順帶捎上她,她才又重新見到了外頭的世界。

    他們一行三人從湖陰坐船去了蘇州,又再轉道去了松江。這一路上,在未發現母親真正目的之前,謝璞都以為只是出門玩耍,因此陪著未婚妻文氏到處閑逛,他們當時過得很開心。可惜好景不長,等到他們發現呂氏真正做了些什么時,便再也沒有了游玩的興致。謝璞開始不停出門辦事,既要奉母命在松江找宅子安頓下來,又要尋地方重立家業,免得坐吃山空,同時還得秘密聯系老家族人,設法為母親的所作所為善后……

    等到文氏與謝璞再度有閑情出門游玩,已經是他倆違抗母命,秘密返回老家湖陰,在宗族長輩與嗣母宋氏見證下完婚之后了。他們一路坐船返回金陵城,一路玩遍沿路的名勝古跡……可惜,謝璞為成婚誤了庶吉士考試,必須回京輪缺,他們在路上耽誤不了太久。等回到金陵城,呂氏施壓,曹家威逼,接下來便是平妻的鬧劇。文氏每每想到那段時日,都不愿追憶下去

    當然,當文氏第一次隨謝璞到外任上去的時候,他們也是一同坐船旅行的。但當時他們要趕路,并沒有多少閑情逸致去游山玩水。她想起那段經歷,就只記得那一路上他們為了謝璞到任后的工作,如何收集消息;她初掌中饋,如何手忙腳亂;還有為了賺回旅費,如何沿途買賣貨物,賺取差價了……

    四段關于旅行的回憶,小時候的太過久遠,記憶已經模糊了,后頭兩次既有婆母不喜帶來的壓力,又有時間上的緊迫……文氏仔細回想,發現自己最快樂的旅行經歷,就是隨謝老太太與謝璞一同離開湖陰縣的那段日子。只可惜,那份快樂也是不長久的。

    文氏想起這些過往,心神不由得一陣恍惚。那好象都是前世的事情一般,如此遙遠……起碼已經是十幾年前的事兒了呀。

    過了好一會兒,她才回過神來,看向眼巴巴望著她的兒女們——不管是不是她親生的,露出了一個溫柔的笑容:“我確實也曾象今兒這般,坐船沿水路四處旅行過。雖然隔了十幾年,但我對當年的經歷還記得很清楚。若你們真想知道……我就跟你們說一說。”

    文氏的旅行經歷跟船老大說的可完全不一樣,那是更加溫情浪漫的故事。說到最后,謝慕林都覺得有些被齁住了。因為文氏的敘述中,幾乎每件事都要捎帶上謝璞。他帶著文氏去爬了什么山,參觀了什么寺廟,跟她說了什么典故,坐船游玩了什么河,去了什么廟會,買了什么小玩意兒,送了什么店的綾羅綢緞給她,評價什么鋪子的胭脂水粉質量最佳也最襯她,然后他們逛了哪家有名的文房書鋪,吃了哪家的特色美食,哪條街上夜里的燈火美景最迷人,又有哪個鎮上在年節時有盛大的社戲煙火……反正文氏去了哪里,干了什么,必定都有謝璞的陪伴。

    謝顯之兄弟幾個有些坐立不安,雖然他們挺好奇父母長輩們年輕時的經歷,但真的沒預計會聽到這些。

    謝映芬和幾個丫頭聽得兩眼放光,只覺得文氏與謝璞經歷過的那些真是太有意思了,她們也想去親身體驗一下。

    謝慕林便笑道:“這也容易。娘當時和爹爹都去了什么地方?我們回湖陰路上會經過嗎?都在運河沿岸,應該會經過吧?到時候娘領著我們故地重游一番,如何?然后我們可以寫信告訴爹爹,寫得詳細些,讓爹爹看了眼饞!”

    文氏臉微微紅了,嗔道:“你就別逗你爹爹了。老爺在任上忙于公事,哪里有閑情逸致理會這些?”

    謝慕林哼哼兩聲:“反正我會把信送過去的,兄弟姐妹們也要寫上一份,娘也可以寫嘛。至于爹爹收到信后有什么反應,那是他的事兒。等著看他回信里的內容,也很有趣呀。”

    文氏的臉更紅了些,但想了想,她有些小心動。

    謝映芬趁機抓著文氏的袖子,問起更多的細節,比如哪個城里有什么好玩的地方,是她可以去逛一逛的,又有什么有趣的特產之類的。她還懇求三位哥哥,如果有機會上岸玩,帶她一塊兒去。她一定會聽話,絕不會亂走,也愿意多帶兩個隨行的婆子。只要能讓她去那些有趣的地方見識見識,她絕不會給家人添亂!

    謝慕林聽得也有了興致:“這主意不錯,到時候我們就借三弟四弟的衣裳,打扮成個男孩子的模樣。反正我們年紀也不大,梳了丫角髻,跟四弟這個真男孩站在一起,完全可以蒙混過去的!”

    謝映芬雙眼一亮,這可是她從來沒有嘗試過的游戲。但她聽說過,謝映慧小時候曾經扮了男裝,與曹家兄妹一起出城打獵來著——其實就是跟著去打獵的皇親國戚出城玩了兩天,并沒有真的下過場。但大姐能干的事,她干了也不算出格,不是么?

    文氏被女兒的話嚇了一跳,忙阻攔道:“別胡鬧了!這可不是咱們熟悉的金陵城,也不是謝家族人說得上話的湖陰縣。在外頭人生地不熟的,萬一你們姐妹倆走失了怎么辦?外頭的壞人見你倆生得整齊,才不會管你們是男孩女孩兒呢,想拐人照拐不誤!”

    謝謹之安撫她道:“沒事兒,母親。我們兄弟會跟緊了她們的,再多帶上幾個人,同進同退,同行同止,別走散了,別去那些人多雜亂的地方,只逛干凈體面的街區就是。兩位妹妹從小兒在深宅大院里長大,從沒見識過外頭的廣闊天地,心里覺得好奇,也是人之常情。她們難得有機會,到運河沿岸那些城鎮漲漲見識,您就讓她們出去見見世面吧?否則,下回她們再經過那些地方,還不知道是多少年之后呢。”

    謝顯之與謝徽之連忙也幫著勸說,請求文氏答應。謝慕林拉著謝映芬分抱住文氏的兩只手臂撒嬌。謝涵之也鼓起勇氣道:“我們就去父親和太太去過的店,給姐姐們買些針線衣料,給哥哥們買些筆墨紙硯……行么?”

    文氏被所有孩子這么一求,倒是猶豫了,想想自己十幾歲的時候,也是由謝璞陪伴出入那些地方,似乎……孩子們想去逛逛,也沒什么大不了的?

    文氏心里已經肯了,再看向眾人,無奈地嘆了口氣:“好吧,就依你們,但你們必須要聽從我的安排,否則就不許上岸!”

    謝慕林等人大喜,互相交換了一個眼色,大聲應道:“是!”


如果您喜歡,請把《慕林》,方便以后閱讀慕林第二百三十三章 回憶后的更新連載!
如果你對慕林第二百三十三章 回憶并對慕林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。
重装时时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