離珠

第 307 章 爭知懸解不言中

類別:都市言情 作者:金無彩 本章:第 307 章 爭知懸解不言中

請收藏本站域名:http://www.bzponfs.cn 防止遺忘,或在百度搜索“一起看書網”,謝謝大家捧場!


    中秋節第二天,荀遠來梨花殿辭行。

    沈太后拉著沈沉坐在身邊,含笑讓沈沉給荀遠看看脈。

    荀遠卻堅決不肯:“不用不用!郡主的本事老奴是知道的!趕明兒真一封信送了東寧關,讓宗將軍停了老奴的薩其馬,老奴這日子可就生不如死了!”

    “不是還要辭皇兄?早些去吧。路上慢慢走,不要太勞累了。”沈沉不想跟荀遠打太多交道。

    荀阿監從七歲伺候先帝,直到現在年近六旬。他只有先帝一個主人,別說永熹帝,便是沈太后,其實他也并沒有真的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可是他看著自己時,卻像是看到先帝一般,恭謹、崇敬,甚至帶著一絲盲目的信任和狂熱。

    這樣的人,若是能理智些,自然會成為沈沉和沈太后的好幫手。可若是哪一件事刺激得他失去了理智,沈沉只怕他會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來——譬如逼著她登基當女帝之類的。

    她敬而遠之的態度卻絲毫沒有影響荀遠對她的敬意。

    臨走時,荀遠大禮叩拜,辭別太后。

    沈太后微微頷首,令他:“免禮,保重。”

    接著,荀遠起身,卻又另行一個一模一樣的叩首禮,朝著沈沉莊重地拜下去:“請郡主珍重,老奴拜別。”

    沈沉在心里輕嘆,卻也知道,這位荀阿監看著滿面圓滑,骨子里卻是最執拗的。此時跟他客套爭執,都沒有用,便也起身,微微欠身還了個半禮:“阿監保重,后會有期。”

    “請郡主訓示。”荀遠伏在地上,一動不動。

    沈沉定定地看著他白發蒼蒼的頭頂,心里終于軟了下來,輕聲道:“河北道乃國之屏障,不容有失。阿監年紀高大,卻肩負斡旋協調之重責,倘若力不從心,可千萬莫硬撐。”

    荀遠的肩背肉眼可見地輕輕顫抖,重重地再叩了一個頭在地上,肅聲道:“是!臣必視名利如糞土,萬事以河北道安定為重!絕不辜負太后和……主所托!”

    公主還是郡主?

    荀遠鏗鏘的聲音里,卻故意模糊掉了那一個字。

    站在旁邊的微容雖然垂手低頭看著地面,卻輕輕地眨了眨眼,嘴角顫了顫。

    椎奴親自送了荀遠出去。

    沈沉沒有坐,有些茫然地站在那里,怔怔地看著荀遠圓圓的背影,鎮定從容、甚至蕭然灑脫地出了梨花殿。

    不知何時,沈太后已經令眾人都離開了大殿。

    “沉沉……”沈太后輕聲喚她。

    沈沉的身子狠狠一抖,并沒有回應這一聲喚,而是下意識地雙手猛地提起裙子,飛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逃了。

    沈太后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椎奴走回來,看著擦肩而過的沈沉,滿面莫名,愕然看向沈太后:“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沈太后沉默了一會兒,方輕聲道:

    “宗悍查到了余家的馬腳。隨安說,宗悍原本只是敷衍哀家的密旨,如今已經變成了真正的興趣。他擔心余家真有什么見不得人的秘密,會連累了離珠。

    “可如今,該怎么讓宗悍住手,他卻想不出理由了。就算是宗悍真的住了手,那要怎么繼續追查余家呢?

    “原本如今的河北道,能對抗宗悍的,又跟離珠親近的,還有個蕭家。可是這一趟他想去求助蕭家,卻又被蕭敢拒之門外,連那個被蕭敢器重的蕭家旁支子弟、叫什么二十二郎的,都不肯見他……”

    聽到這里,連椎奴都愁容滿面了:“那可怎么好?宗家祖祖輩輩都軸得要命,若是沒有蕭家幫忙,老荀怕是杠不過他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聽見離珠剛才的話了。她最在乎的,是河北道的安寧。”

    沈太后有些傷感地看向大殿門口。

    她的女兒,是個真正的公主。心里只有大夏、中原、百姓、天下。

    椎奴的眉心鎖得更緊:“她可不知道您在讓老荀和宗悍查余家,若是知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若是知道了,怕是也會假裝不知道。”沈太后淡淡地說道。

    椎奴想起來前幾天剛剛幫著沈沉給尹氏準備的那些禮物,煩惱地搖了搖頭:“咱們離珠重情義。對她好一分,她就還三分。對她好三分,她會還十分。余家畢竟還是有對她好的人。那些人,怕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些人若是并沒有跟著作惡,那到時候咱們睜一只眼閉一只眼,放過幾個,又有什么關系?”

    沈太后覺得那不是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椎奴卻覺得心里有些不得勁。

    “只是,離珠始終不肯跟我們說實話……”

    沈太后長長地嘆著氣,疲憊地揉了揉額角。

    哪怕是荀遠從千里之外跑了回來,鄭而重之地對沈沉說了先帝的臨終遺言,并當著梨花殿滿殿的人大禮參拜她,她還是沒有半分要松口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您也別太執著了。”椎奴軟語相勸,“她守著的秘密,還不定多令人震驚呢。咱們都看得出來,那是個孝順的好孩子。您只要知道,她所做的一切,都不會害人,都是為了咱大夏好,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沈太后輕輕地歪了身子,靠在榻上,喃喃道:

    “我就怕那些秘密太過沉重,她一個小小的孩子,她哪里扛得住?”

    沈沉游蕩在皇宮里。

    亂走了一會兒,才發現自己不知不覺間走到了宮城門口。

    自己這其實,還是更加向往宮外的自由自在吧?

    沈沉輕輕地咬著嘴唇,額頭輕輕貼著大理石盤龍柱,躲在角落里,失神地盯著那兩扇敞開著的宮門,和寬敞的宮道。

    一道宮門,冰火兩重。

    外頭的人無限好奇,只想進來看看有什么奇珍異寶,貴人們過著怎樣的錦衣玉食的日子,還有想要也進來成為主人、高高在上地住一輩子的。

    而在宮里住過的人,卻一個比一個更向往宮外的生活。

    可以在西市看人群熙熙攘攘,可以到城郊看春光柳色,可以縱馬出城、馳騁天下、踏遍山川、徜徉江河。

    ——等幫著皇兄收拾了韓震和那些野心家,就走!

    沈沉深吸了一口氣,決定要加快腳步,盡早揭穿韓震意圖謀反的事實!

    正想著,卻遠遠地看見,荀遠一人一騎,得得走到了城門處,下馬勘驗腰牌,跟禁衛軍笑語。

    “荀阿監,后會有期……”

    沈沉失神地看著那個圓圓的身影,喃喃低語。


如果您喜歡,請把《離珠》,方便以后閱讀離珠第 307 章 爭知懸解不言中后的更新連載!
如果你對離珠第 307 章 爭知懸解不言中并對離珠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。
重装时时开奖结果